“运”育未来|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大境中学:体教融合的成果惠及每位学生

来源:文汇报    时间:2023-01-17 16:23:54

“沪”动青春 “运”育未来,第十七届上海市运动会即将落幕。四年一届的市运会是上海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综合性运动会和青少年体育赛事,也是检验上海体教融合和学校体育工作成果的一大舞台。自2019年起,上海市体育局和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组织开展本市学校体育“一条龙”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工作,从该体系走出的青少年运动员们正陆续踏上市运会舞台。借市运会召开的契机,本报记者走访20所“一条龙”人才培养体系“龙头”学校,就体教融合在上海校园的发展现状展开系列报道。

——编者按

 

  大境中学射击队队员进行日常训练

 

  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大境中学的每位高中生都有一份共同经历——他们都在本校的标准10米气枪射击馆上过射击课。作为一所拥有数十年射击项目发展历史的高中,大境中学让优势资源惠及全体学生。“每一位大境学子都有实弹射击的体验,借此普及射击技能和射击文化,让体教融合的成果惠及到每位学生。”大境中学校长卢起升说。

 

  500平方米的气枪射击馆共有26个靶位,配备12套电子靶、11套激光手枪训练系统、10套激光步枪训练系统、两套射击训练仪。未来三年内,学校将装齐全部26套电子靶。射击项目负责老师黄诚告诉本报记者,如今大境中学在高一年级就设置了射击全员体验课,并在每年元旦前举办“迎新射击比赛”,每个班派出约10名选手参与,学生们在上课和比赛时都“很起劲”。

 

  大境学子人人都有射击体验

 

  “射击属于象牙塔似的运动项目,能在高中阶段拥有这样的体验,是大境中学给每位学生留下的难忘回忆。”来到大境五年的卢起升,积极推动体育专项化课程等系统化改进。据体育教研组组长于生德介绍,在体育“1+1+X”课程体系中,第一个“1”指的是“必修必学”课程,在国家教学大纲规定的健康教育和体能课之外,大境把田径(跑、跳、掷)作为全校学生的必修必学课;第二个“1”则指“必修选学”的体育专项课,有10个项目(篮球、排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网球、健美操、武术、拳击、射击等)可供学生选择;而“X”就是该校特有的特色体验课,高一年级设置射击体验课,高二年级设置花样跳绳体验课,高三年级则为羽毛球体验课。

 

  大境中学如今将“80+80”分钟的体育课时,改革为“80+40+40”分钟组合模块。在每周“80+40+40”分钟的课时中,体育专项课两节连上(80分钟),必修必学的基础课分为两节各40分钟的课程,此外还有一节体锻活动课安排在没有体育课的那一天。在卢校长看来,这样的组合模块不仅结合了大境传统体育项目(田径和射击),也普及了射击、花样跳绳、羽毛球这三项特色课程,让高中体育课变得精彩,也对增强学生体质产生了实质性作用。

 

  射击和田径是大境中学两大传统体育项目。说起本校射击队的故事,已在大境中学耕耘33年的黄诚向记者娓娓道来,“1990年我刚来大境时,校田径队正搞得如火如荼。当时我也想带一支运动队,于是就选择了射击项目。”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之前,大境中学就设有体育班,男子25米手枪速射世界冠军陈永强就从这里走出。1990年,大境中学射击队正式成立,经过五六年努力,“成为上海市学校基层射击队中最优秀的队伍之一”。2003年,学校被批准成立上海市校办射击二线运动队,曾聘请奥运冠军陶璐娜的启蒙教练翁绍信等多位知名教练担任校射击队教练,并面向全国全市招生,这一阶段,又一位世界冠军从大境走出——2010年德国世锦赛,赵诗涛获得男子步枪3×40发团体冠军。

两名世界冠军、数位上海市射击队教练、60余名射击特长生升入复旦大学、东华大学等高校深造……这是大境中学体教融合三十余年来交出的成绩单,与此同时,大境中学良好的学习环境和优质的教学资源,也让队员们做到读书射击两不误。“2018年,我们射击队有三名队员作为高水平运动员考进复旦大学,吴艺涵就是其中一位。在大学里,她的文化成绩毫不逊色,而且拿到了奖学金。”2015年吴艺涵作为射击特长生来到大境就读,并在高三那年夺得全国U17射击锦标赛女子气步枪个人冠军。在黄诚看来,大境中学既有良好的学习氛围,也有每年参加全国U17射击锦标赛的机会,两者结合,让射击队员们有了“冲击名校的底气”。

 

  “根据项目的本身特点,射击的专注力训练能带动学习提升,即所谓的运动技能迁移,把专注力体现到学习上面来。”于生德表示,大境中学射击队有近10名队员,学校每年面向全市招收两名射击优秀体育学生,并在黄浦区“一条龙”对口的初中、小学自主培养射击优秀体育学生。此外,从2021年起,大境中学开始试水“一条龙”羽毛球项目建设,在第十七届上海市运动会上,该校羽毛球优秀体育学生孙俪洋所在的黄浦一队取得A组女子团体第一名的成绩,“这为大境中学羽毛球‘一条龙’布局工作开了个好头。”于生德说。